對橫店高端智力集聚現象的思考
發布時間:2019年04月26日  閱讀:5123  來源:

4月的橫店,回春繁忙重現。

在這個小鎮發生的一個場景值得記錄:中央電視臺、新華社、科技日報、經濟日報等中央級媒體組團來到橫店采訪,這次,不靠影視、不靠明星,媒體目光齊齊聚焦到了橫店的“院士現象”。

“現象級”是一個外來形容詞,由phenomenal翻譯過來,這個詞含義上很虛,但在描繪軟性力量方面又很實,是對“勢”這個典型中國概念的形象化。

有一組數據可以證明——小鎮已興建了7家院士專家工作站,引進11位院士及國內外科研人員79人,投入研發經費4.8億元,研究范圍涵蓋了電氣電子、醫藥化學、新型材料等眾多領域。其數量之多、規模之大在全國也屬罕見。

經濟發展新常態下,創新驅動的實質是人才驅動。近年來,從人才吸引政策的紛紛出臺,到各類引才留才平臺構建,再到不遺余力地提供人才服務和全方位人才環境建設,政府主導的人才工作不斷創出新高,這些成績,一方面讓我們欣喜,另一方面也牽引出這樣一個問題:如何讓市場成為人力資源配置的最終決定性力量?

帶著這樣的思考,我們來到了橫店。


高端智力引進歸根結底是人才生態競爭

借由一個形象的比喻:一個最大的圈,包圍著各種不同直徑的圈,圈中套圈,每個圈的直徑都在波動,有生有滅,但這種波動有一定的結構性規律,這一結構性規律,由最大的那個圈從根本上決定,無法超脫。

在高端智力引進的語境里,人才生態就是那個最大的圈。

讓我們來看看橫店。

“橫店”兩個字有著兩層含義,一是空間上的橫店,即那個人人都熟知的,共創共富的典型 ,這是行政區劃上的概念;另一層含義或者說企業意義上的橫店,是一個總資產超過700億元的多元化經營的企業集團。

深厚的傳統耕讀文化之下,不乏商業冒險精神,擅于順應大勢,利用本地稟賦進行創新,這是橫店的基因,在過去的20年如此,到了信息化時代也一脈相承。

它的發展軌跡里,一個景象清晰可見:本地獨特的工商文化和工業化進程交織交錯,政府的引領作用和橫店的文化內核交相呼應,培育出當地開放而不盲目,多元而不壟斷的工商格局,以及敏察善納、拼搏冒險、機敏開放的地域性格。

在這樣水土上,審時度勢的前瞻性規劃一旦落地,就能順勢而起。而這興許就是與高端智力惺惺相惜的“場”,亦是人才引進中常提及的“地利因素”。

這在諸多院士對橫店的評價中得到了印證。

如提到選擇橫店的原因,中國工程院院士唐任遠這樣說到“這里的發展方向明確,能感受到很濃厚的創新意識,這樣的地方出來的產品不會差?!?/span>

霍金生前乘坐的三款輪椅的電機均為“聯宜制造”,這一產品正是聯宜電機與唐任遠團隊的合作項目——“車用渦輪蝸桿傳動智能驅動電機研發及產業化”。目前,僅該產品在全球市場的累計銷售額已超4億元。

一時紅利留不住人,哪里的體制活,哪里才是人才干事創業的沃土;哪里的服務好,哪里就能讓人才落地生根。

在對當地產業政策、人才政策的剖析中,我們也發現了“速度和溫度”兩個關鍵詞。以新近出臺的《人才新政18條》為例,對人才生態構建可謂無微不至,涵蓋醫療、教育、居住等各個環節,為高端智力提供全方位、全鏈條、全周期服務。

問及制度設計的初衷,當地干部回答:“簡單地靠資金補助、項目支持、土地供給,也許一時能吸引人才,但不具有可持續性。抓住關鍵小事,在創造良好的環境上使勁,對人才更有吸引力,也能讓一個地方走得更遠、更穩?!?/span>


高端智力引進的上策劍指產業布局

人才包括高端智力的吸引是一個地方經濟發展的結果,而不是原因。在高端智力引進中,下策是守舊不變,中策是搶人大戰,而上策則劍指產業布局。

在以前,橫店的產業相對傳統,針織、輕紡是其主要業務之一。2000年左右,當地做的最重要的一件事情就是對產業結構和產品結構進行了戰略調整與轉型升級,陸續將附加值低、缺乏競爭力的低端產品關停并轉,穩步提升高新產業,包括金融在內的服務業的比重,形成電氣電子、醫藥健康、影視文化、新型綜合服務四大產業模塊。

之所以篤定這種轉型,在于看到了中國經濟正在發生的“勢”。中國經濟結構必然要調整,大型企業必須順應趨勢,才能生存和壯大。傳統產業擴大產能既不經濟,也不可行,土地價格和環境壓力都在上升。發展新產業,一定程度上在遇到經濟周期時,對沖風險。

這也使得近20年來,橫店能夠并跑產業變革的步伐,同時充分享受了這一布局產生的外溢效應——人才的集聚開始在新的層面上融合,更加有中心、更加有重點,創業創新能力初露崢嶸。

以磁性材料產業為例。當地以東磁集團為龍頭,帶動周邊區域的產業承接和產業崛起,進而形成了梯次明顯的產業分布。目前,橫店已成為全球最大的磁性材料生產和出口基地,僅參與制定、牽頭起草國際標準就達11項。


產業有前景,人才方有未來。

調研時,恰遇華為公司來東磁訪問,接待的是東磁研究院總工李玉平。

從哈工大材料加工專業博士畢業的李玉平,2019年,辭去了南京一所高校的金飯碗,帶著行業領先技術來到橫店。這些年,李玉平接到了不少地方投來的橄欖枝。對于最終選擇橫店,他提出了一個觀點,對個人而言,一個地方所能提供的最寶貴的環境是人力資本的外部性,它會讓人被不斷成長。簡單點說,就是和能力強的人在一起,就會變得能力更強。作為產業標桿的東磁無疑是最優選項。

由此,我們可以得出這樣的結論:高端人才的流動是有趨向性的,就是要與其他的要素進行最有效率的匹配。最優的人才,需要在最好的科研崗位、管理崗位上施展才華,而這些,只有高技術、高附加值的產業才能帶來。

一言以蔽之,一個地方的發展應有長遠規劃,這其中人才戰略是第二步,產業戰略是第一步,第一步走對了,才有第二步。


高端智力引進需厘清企業和政府的關系

橫店一直是一座民間意識極強的實業之城。

在這里,每個企業都有自己說不盡的故事,但故事講到最后,人們總會發現“經營者”的智慧。從某種意義上來講,幾十年來,橫店發展的成果之一是企業家群體的成長。一方面,他們敏感地把握社會、市場的形勢,開拓經營、鞏固優勢;另一方面,也有精誠合作、包容溫和的心態。

普洛藥業掌門人祝方猛是其中一員,他說話坦誠、思路清晰,自謙說,企業家三個字,不敢當。

在他看來,“人才數量已經不是主要矛盾,關鍵是如何從選項眾多的名單中選出最佳人選,供需雙方需要鏈接”,而這其中平臺的作用凸顯。

為了吸引高端智力,2018年,普洛藥業藥物研究院進駐位于杭州下沙的杭州醫藥港。對于這樣的布局,祝方猛頗有感觸的說到,20多年前我作為人才被引進到橫店,深知緊牽高端智力的手,就等于掌握了經濟結構調整和經濟發展模式轉變的中心環節。在他的設想中,這所研究中心將通過引進相關學科帶頭人,組建全新的新藥研發團隊,并最終成為企業高質量發展的壓艙石和推進器。

為了爭搶高端智力,企業家們可謂使勁渾身解數。


得知中國工程院院士、知名防護專家周豐峻正在尋找合作伙伴,石金公司總經理王會忠立即飛到北京去見他,幾次都是從晚上一直談到凌晨。最終,這位行業權威被他的誠意打動,選擇了橫店。

周豐峻院士和王會忠都是“拼命三郎”,二人在工作中常常一拍即合。源于這種惺惺相惜,近年來,周豐峻已到橫店指導10多次。2018年,雙方合作成立的“玄武巖纖維產品應用推廣創新基地”,直接促使石金產品正式進入軍用領域。

在調研中,這樣的感受很深刻:高端智力引進,有時是長期發展和短期收益之間的取舍,對經營者來說是個考驗,而當地企業家始終有一種危機意識,他們清醒的意識到自身的技術壁壘還不深,必須再加把勁。

在橫店樣板中我們還觀察到這樣一個立面——大道至簡、政簡易從,地方政府很清楚,企業才是引才的主角。

不少當地干部提到,橫店在80年代初,率全國之先開始了“政企分開”的探索,政府對企業不動聲色的支持延續至今。東陽市委常委、橫店鎮黨委書記趙耀亮的觀點很有代表性,高端智力引進,必須破除一些以行政化為主導的政府越界包辦的低效行為,創造空間為企業服務。

新結構經濟學的觀點在高端智力引進中依然契合,市場有效以政府有為為前提,政府有為以市場有效為依歸。

今天的環境已深刻改變,正變得愈發扁平。對政府而言,最重要的是做到兩點:一是追求長期利益,主動營造一種能讓企業家安心搞人才引進和技術創新的長效預期。二是政府有擔當,通過公共服務的創新,承擔改革責任,在人才環境的營造上下功夫。

高端智力引進的蝴蝶效應 留下一支帶不走的隊伍

調研中的兩個小故事讓人動容。

在普洛藥業有一幢不起眼的小樓,熟悉它的員工都把它叫作“院士樓”。

10余年前,為了合作開發“化學合成麻黃素系列原料藥成果轉化”項目,中國工程院院士、藥物化學專家周后元常會來橫店住上一段。原先,公司安排老人住酒店,可他卻堅持住在公司,和員工們同吃同住同研究,手把手指導工人提高技術、搞好生產。

2014年,周后元院士因病去世。為了紀念他,員工們把小樓叫做“院士樓”,周老騎著自行車往返公司各處的身影,也成為珍藏在橫店永遠的記憶。

張柯華、黃成軍兩位博士原是周后元團隊中的一員,麻黃素項目完成后,他們作為技術骨干留在普洛,成為下屬康裕公司首席研究員和技術副總。

在東磁公司,大島先生的故事也仍在流傳。


18年前,大島從家鄉日本千葉來到了橫店,一呆就是5年,幫助東磁集團開展高性能永磁材料的研究和開發,采用LaCo離子替代技術,成功開發出具有世界先進水平的高性能DM4240  、DM4545系列,打破了日本等少數國家的壟斷地位。

而超過這些項目本身的是,大島幫助企業搭建了人才梯隊。直到今天,那時大島的徒弟們,都已從青蔥少年磨煉成了沉穩中年,在東磁扛起了研發大旗。

兩個獨立的事件,都指向同一個核心邏輯:高端智力在幫助企業攻克技術難點、改進工藝、研發新產品的同時,其實也在項目合作中幫助企業培養優質的人才,而這才是企業提升自主創新能力的永動機。

以當地的聯宜電機為例,通過“院士引院士”“院士帶團隊”和“加強內外團隊融合”的模式,與行業內的頂尖人才合作攻克核心技術難題,培養了規模近200人的本土科研團隊,已申請專利495項,科技成果轉化率達100%。

 “在高端智力的引導下,無論是企業還是個人,成長都很快。尤其是企業科研人員,認知水平顯著提升,自主創新能力也大大增強?!?這是聯宜電機總工程師孫祝兵的切身感受。

從某種程度而言,高端智力的引進,如同多米諾骨牌,在產業經濟發展進程中帶來“蝴蝶效應”,一個高端智力可以帶來一個科研項目的成果,一個科研項目可以帶動一個科研團隊的成長,進而催生產業經濟的繁榮。

結束語:

 “‘橫空出世’光影間”,前不久,《人民日報》這樣評價這個小鎮:從一個偏遠村莊發展成充滿活力、初具規模的小城市,再到打造“東方好萊塢”金名片……小小的橫店,本身就是一部充滿傳奇的光影大戲。

心安,志盛,謀高,發展就能風起云涌。20年過去,橫店依然年輕,動能十足。這其中,對人才的重視為橫店發展闖關,也為金華改革探路。

對橫店高端智力集聚現象的討論,絕不止于引才技術層面的探討,更重要的是引導我們,認真考量過去和未來的關系——在人口紅利逐漸褪去的后工業化時代,只有知識、智力和創造力能夠繼替為新的效率來源,在未來為城市發展積蓄動能。

悠悠萬事,唯此為大。


版權所有?2017普洛藥業 浙ICP備13019407-1浙ICP備18020454號